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发布会工信部介绍医疗物资保障情况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发布会工信部介绍医疗物资保障情况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2020年2月5日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工业和信息化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曹学军出席会议,就医疗物资保障的生产、调度等相关工作回答了记者提问。

人民网记者:目前湖北确诊的人数不断增加,当前各类医疗急救物资非常短缺,我想问一下工信部协调全国各地发往武汉的物资到底有多少,如何确保这些物资能够在第一时间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人心惶惶:漂浮的“监狱”?

一名中国船员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船上大概有2

据齐鲁晚报,日本内阁相关人士透露,在10日当天的内阁紧急会议上,面对约60例的新增患者量,有阁员提出了为防止出现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应“让无症状的所有乘员下船,在别的场所进行分别隔离”的建议,但内阁在经过讨论后,认为此举可能大大增加新冠肺炎在日本大规模流行的可能性,最终决定维持“隔离14日”的原计划不变。在2月19日以前,除被确诊患病或因特殊情况可以离船的乘客外,剩余“钻石公主”号的乘员仍将被滞留在这艘很可能已经出现交叉感染的船上。

乘客巡游:沿途国家和地区拉响警报

尽管那些被确诊的感染者已经下船被送往医院,但许多乘客依然感到不安——因为大家和那些被转移的人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曹学军:联防联控机制建立以来,工信部充分发挥医疗物资保障组组长的作用,加强统筹协调,全力组织企业复工复产,加强重点物资的统一调度,全力满足武汉疫情防控的需求。截止到2月4日,国内生产的企业累计向湖北发送医用防护服21.9万件、护目镜23.3万个。按照国务院部署,联防联控机制物资保障组根据武汉疫情防控的需求,对医用防护服、医用护目镜和负压救护车及相关药品实行统一管理、统一调拨。工业和信息化部向部分重点医用物资生产企业派驻了特派员、工作组,对重点物资的生产、复工、发运情况进行督导协调,建立了从生产、发运到收货的闭环,使生产发运全过程实现可控、可追踪,及时到达武汉,到达之后,交给武汉物资保障平台,确保物资能够及时发放。

而美国政府则对日本政府的反应表示赞赏,在船上隔离14天是预防病毒传播的最佳方法。美国卫生当局表示,没有计划(让美国乘客)提早下船或离开日本。

自2月1日得知搭乘过“钻石公主”号的香港游客确诊感染后,邮轮公司就陆续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紧急进行病毒检疫;增加船上的消毒频次;开始给每个房间派发口罩、温度计和橡胶手套;建立疫情上报机制等。

截至2月10日22:34,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40262例,死亡909例。

随着隔离时间的增加,恐慌的情绪也在“钻石公主号”蔓延。有游客表示:“我一直听到附近房间的外国人在痛苦地咳嗽……今天或者明天我可能就被感染了。”一对美国夫妇更是在社交网络上喊话:“特朗普,救救我们!”

记者了解到,邮轮停泊于那霸港口时,当时船上2679名乘客中有大多数人曾下船在冲绳县内观光,且有13名乘客和9名船员乘坐飞机离开了冲绳。

此外,也有乘客抱怨无法尽快得知最新的消息。密闭的空间加上相对封闭的信息渠道将邮轮上恐慌不安的情绪不断放大,甚至有船客表示:“这不是豪华邮轮之旅,而是一座漂浮的监狱。”

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船内剩余的3600余人将继续待在客舱内观察至本月19日。而公主邮轮公司总裁Jan Swartz也宣布,所有乘客将获得全额退款。

对于下一步将采取怎样的措施,日本厚生劳动省和横滨市暂未回复记者的采访。不过有消息称,日本政府或许已经在考虑,将所有人尽快带离这座“孤岛”。

生活用品方面也开始捉襟见肘。英国乘客大卫·阿贝尔反映道:“房间里只有肥皂和沐浴液,仅能维持内衣裤的换洗,我只有在社交媒体开直播的时候才穿上脏衣服,多数时候只能选择不穿衣服。”而58岁的艾伦则抱怨船上为他们提供的食物不再新鲜。

日本权威卫生机构也已紧急介入,与邮轮紧密合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最大程度减少传染性疾病在船上的输入和扩散。

据环球时报,2月10日,载有2666名乘客,1045名船员的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新增约60例新冠肺炎病例,根据日媒此前报道,早前邮轮上已经确诊的感染病例为70例。因此,船上累计确诊病例上升至约130例。

那霸市公共卫生办公室官员高水孝弘表示:“1号下船的2600余名乘客没有在隔离检查站显示出任何症状。我们没有关于他们身份的详细信息,因此很难追踪他们在冲绳的路线。我们正在追踪乘坐公共汽车和出租车旅行乘客的游玩路线。”

一键查询全国小区病例,实时追踪你身边的疫情信息↓↓↓

7日,邮轮方面表示,船上的物资和人力供应是有保障的,新的一批补给很快会被送到船上,包括口罩、乘客所需的药品、食物等,日本政府也为邮轮提供了额外的人力支持。

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乘客及其家属在社交网络上发出声音,抱怨缺少药物和食物。有媒体拍到,一名老年船客在阳台上挂出了一面日本国旗,上面用日文写着硕大的“缺乏药物”字样。作为邮轮产品的主要客户群体之一,老人们的常用药即将消耗殆尽。

0名中国船员。虽然乘客已经隔离,但船员们的防护措施比较少,冒着很大的风险在工作。每天只发一个口罩,员工餐厅也没有隔离就餐,有几名员工已经出现发烧症状。

邮轮方面表示,公司的船只和医护人员都配备了良好的装备来预防和控制传染病的传播,包括冠状病毒。目前,钻石公主号正遵循国际和地方卫生机构的指导,对船只进行严格的清洁和消毒,仍在履职的工作人员都是通过厚生劳动省检测的。

但这些措施在一些乘客眼里还是显得“杯水车薪”。他们仍然担心在船上隔离期间的安全,渴望能够转移到更加安全的隔离区。

隔离形势严峻:谁来保障安全隔离?

船上不断增长的确诊病例无疑给邮轮途经地区拉响了警钟。

在世卫组织的统计中,确诊时未入境的乘客被单列在其他地区(other)一栏。这艘停靠在横滨港内的巨轮成为了全球新冠疫情统计里如“孤岛”一般的存在。

此前日本防卫省宣布,为向邮轮上的乘客提供生活帮助,将派遣自卫队员上船服务。近百名自卫队员将负责为不能走出客房的乘客发放食品和生活用品等。同时,自卫队方面还向船上派出2名医生,协助厚生劳动省加强船上乘客的健康管理问题。

日本共同社9日曾援引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消息称,“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约有100名乘客表示有发烧等身体不适的情况。

乘客石田雅子表示:“检疫人员仅在第一天登船时对乘客做了筛选和检查,此后未安排进一步的健康检查。只是告知我们发烧时要立即报告。(但)如果一直待在船上,中央空调的使用很可能造成交叉传染。”

2月7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大臣加藤胜伸对外表示:“密闭空间或导致新一轮传染。新病例的传染源已经不完全是那位香港船客,有一些是由于在密闭空间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反复接触造成的。”

钻石公主号邮轮1月20日从横滨出发,22日停靠鹿儿岛,25日抵达中国香港,1月27日停靠越南岘港,1月28日停靠越南下龙湾,1月31日停靠中国台湾基隆港,2月1日在冲绳县那霸市停靠,2月3日返回横滨。

每天,被隔离的逾3600人只能坐在房间等着工作人员送餐、看电视。后来,在船方与日本当局沟通后,内舱和非阳台客舱的乘客被允许分批分时段去到甲板放风1.5个小时。一位中国香港船客在推特上表示,隔离期间家人就住在隔壁也见不到,只能在每天的放风时间见面。

“在邮轮这样的封闭空间内,人们居住的船舱相隔很近。这种情况下,通过呼吸道传播的传染病很容易在人群中散播。现在没有人对这种新型病毒有免疫力,这种隔离方式可能会让被感染者的数量持续增高。”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高级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dalja)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

“当务之急是让船上乘客离开这艘船,并让需要的人得到对应的医疗援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高级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表示。

但事实上,钻石公主号的隔离形势不容乐观,如何防止疫情在隔离期间进一步扩大成了日本当地最现实和最紧迫的问题之一。

密闭空间:或加速病毒传播

曹学军:疫情防控期间,医疗物资和防护用品保质保量供应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重要因素,从目前看,重要的一些物资、口罩和防护服还是比较紧缺的,为了保证重要物资的供应,物资保障组建立了完善的、按日供需精准对接机制和重点企业的调度机制,推动企业复工复产,扩产增能,同时协调生产过程中的要素保障问题,满足重点地区的防控物资需求。像医用防护服的产量,从1月28日的0.87万件已经扩大到2月4日的3.16万件,我们还有一部分的进口,通过进口的渠道补充现在紧缺的缺口。

北京日报记者:目前,网上有媒体曝出医疗物资存在一些短缺的问题,不知道现在国家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应急保障举措?是否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