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大撤退

OYO大撤退

OYO正在上演一场敦刻尔克大撤退。正如当初扩张时的疯狂,OYO的撤退迅速而彻底。

投资界(微信ID:pdaily2012)消息,3月4日晚间,据国外媒体报道,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5000人,其中中国的裁员幅度最大。

曾经被孙正义盛赞为软银的标杆项目之一的OYO,恰好也做着和WeWork相似的“二房东”生意。如今的孙正义,正想尽办法帮助OYO实现盈利,避免WeWork 的戏码再度上演。

曾经人们都在惊叹OYO的疯狂,如今,它不得不为曾经的疯狂买单。

2月22日:对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救治要关口前移、积极救治。

2. 不幸言中:裂变的不是用户,而是用户的社交关系链 

去年年中,OYO中国CFO李维曾信誓旦旦的表示,之所以把扩张速度始终放在第一,是他们判断再给OYO六个月,其他玩家就会放弃。

为什么内容分发平台要设计账号系统? 为什么内容分发平台要设计关注机制?

在成立短短的6年时间后,OYO就宣布在规模上超越了世界传统和成熟酒店连锁品牌,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连锁酒店。

这其中,最大的亏损来自于写字楼二房东公司We Work上市失利,WeWork最终不但罢免了首席执行官,并将估值从470亿美元下调至不到80亿美元。这成为一个震惊全球科技行业的标志性事件。

3美元出售日本公寓业务,OYO正在全球范围内坍缩

在WeWork遭遇惨败后,软银对自己投资的初创公司态度也在发生变化,从烧钱来抢市场变得开始注重如何快速实现盈利。但是,投资方对于软银的信任度已经直线下降,有投资方表示对于软银愿景基金第二期将不会继续参与。

2月12日:谈谈关于恢复期血浆的治疗。

甚至由于中国区糟糕业绩的影响,春节前OYO中国区的COO施振康已经离职。据悉,施振康的离职意味着OYO中国区的高管中已经没有具有酒店业从业背景的人。

好友的一句“这个平台真好用”远胜你的渠道运营,好友的一句“这里的人更有趣”远胜你的异业合作,好友的一句“这里的福利真多呀”远胜你的流量交换。

童朝晖每天在不同医院的重症病房之间奔走,分析病例,参与救治,忙碌之余,他都会及时整理每天的发现和思考,写下诊疗日记。

结果六个月之后,OYO自己放弃了。

神仙打架,我们群众就吃瓜看他们之间互相戳眼睛。在长长的公关稿里面,磊叔仔细理了逻辑,核心内容,也是作为产品运营人应该知道的几个点如下:

一周之前的2月24日,我在《#Top Data# No93. 裂变,裂变的是啥?》中提到裂变的本质是社交关系链,有诗为证:

2)业内分析师说「抖音可能将用户通讯录中的好友与已经使用微信授权并绑定手机号的用户做了匹配」,即抖音通过一些算法「猜」到了哪些人是用户的微信好友(这是为啥要禁飞书的重点,为什么,见下文分析);

因为它具有双高:高可信和高传播。

好友的一句“xx平台的手机真便宜”远胜你的千言万语,好友的一句“帮我砍一刀”远胜你费尽心思的促销策略,好友的一句“xx平台真好用”远胜你多年的品牌积累。

2020年2月12日,日本软银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日本软银集团一共亏损了7001.7亿日元,同期利润相比2018年下降了233%;2019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情况有所好转,但是依然要比2018年同期下降了92.1%。

OYO的扩张神话,也许就此戛然而止。

社交链具有天然的高可信度和高传播性,是横跨物理世界和互联网世界的一种存在,既有物理世界人与人真实联系的极高稳固性,又具备互联网的高传播性。君不见微信的标签、脉脉的1级2级好友都是用户社交关系的体现。试想,左手给你离子炮,右手给你重力枪,你会不会爽的飞起。

在一系列业务收缩的背后,正是OYO对于盈利的迫切渴望。因为,在近10个月没有外部新融资注入的情况下,OYO已经无钱可烧了。

中国区高管离职,过万员工如今只剩2000+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 童朝晖:不管是从医生的职业,还是我们的专业,都应该义不容辞来(湖北)。我们这么多年,积累了很多经验,我应该来把自己的这些经验贡献出来。

关口前移,就是童朝晖和专家们经过临床观察和研讨之后,提出的重要诊疗建议,已经纳入新冠肺炎诊疗方案。

OYO Life的一位前高管向媒体表示,软银不愿意OYO Life裁员,是担心自己在日本的声誉会受到影响。OYO对此表示:“软银在日本的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能够执行联合项目以及员工转岗。”

好友的一句“他们家更新速度好快”远胜你的留存运营,好友的一句“多买多送”远胜你的复购策略,好友的一句“我觉得这个平台挺好”远胜你的用户维护。

好友的一句“这里的活动挺有趣”远胜你的活动运营,好友的一句“这个平台我每天都用”远胜你的PUSH,好友的一句“这个平台经常有八卦”远胜你的热点运营。

为什么社交工具平台要做朋友圈(UGC)? 为什么社交工具平台要做公众号(PGC+UGC)? 为什么社交工具平台要做“看一看”和“搜一搜”(内容分发)?

但随着软银集团入股的一些初创企业开始陷入困境,软银集团和孙正义的投资神话也宣告破灭。孙正义甚至承诺,将不再对软银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救援。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 童朝晖:当他无创(氧疗)的时候,氧合指数小于150的时候,两个小时,就应该插管(有创治疗)了。

同时,推出2.0模式后为了短期把入住率提升上去,OYO方面在全国范围推出超低价,原本100元左右的住宿价格直接拉低到30元左右,即便是一线城市的深圳,二线城市的西安、成都等也都存在这样超低的价格。甚至,有媒体报道OYO还出现了1元一晚的价格。

不过,和其他地区不同,OYO在日本业务并没有直接进行裁员。根据OYO Life员工透露, 公司正把大量员工转向软银在日本的其他关联公司,如WeWork和移动支付公司PayPay。

然而,疯狂扩张背后的代价是巨额的亏损。

而这个观点也很巧合地出现在我2019年12月底的《运营深度精选 | 流量负增长大会》上分享关于人类社会的“三位一体”的需求模型,其中提到了内容平台完成增长的三个方向,恰恰其中一个就是社交,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合。

和当初扩张时的疯狂相同的是,OYO的撤退迅速而彻底。

社交链是社交平台上用户价值的体现,是社交平台的商业价值,也是社交平台背后那块最敏感的软肉。

对于裁员,李泰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 2020年,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实现盈利增长。”

如今看来,实现这一目标的时间节点将会被无限延长。

裂变在很多场合中,会是拉新的好手段,但裂变仅仅是拉新用户吗?其实不然,裂变更多是裂变社交关系链。社交关系链太拗口,简称社交链吧。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 童朝晖:你得到床边去看,发现问题,有很多特殊的指标要监测,其实有一个细节一调整,病人可能就好了,这就是细节。所以做ICU的医生也好,护士也好,你要有鹰一般的眼睛,能看到细枝末节。

我说了9个“远胜”,要做到也很简单:用户的好友都在你们家,即用户的社交关系链要沉淀在你们家。

进入中国后,OYO的依旧保持着高速扩张的速度。根据OYO官网数据,截止2019年12月底,OYO在进入中国的2年时间内入驻了全国338个城市,基本覆盖了中国的3-5线中小城市,酒店数量超过1.9万家,客房数量超过78万间。尤其是2019年的后半年,OYO更加疯狂,在中国的客房数量较年中几乎又翻了一倍。

据了解,OYO目前在中国约有10000名左右员工,其中包括约6000名全职员工和约4000名所谓的“自由裁量权员工”。知情人士透露, OYO计划在中国裁员全职员工约50%,自由裁量权员工有一部分将被临时裁员。

这事我们来对比一下最最熟悉的腾讯微信。

字节跳动,从内容分发起家,通过高精准的内容推荐来完成第一次用户增长和积累,中期又通过丰富内容类型,从图文到短视频再到直播完成第二次用户增长和积累。但仅凭这两点要成为巨头还远远不够,所以不可避免的要把触手伸到社交。

同样的情况也在日本上演。

曾几何时,OYO创始人兼CEO李泰熙(Ritesh Agarwal)放出豪言,“希望在2023年之前让OYO取代万豪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

来自孙正义的压力:OYO正在努力避免成为下一个WeWork

同样的,OYO作为软银的标杆项目之一,恰好也做着和WeWork相似的“二房东”生意。软银显然不愿意在OYO身上重蹈WeWork的覆辙,必然极力敦促OYO实现盈利。据外媒报道,软银一直在向OYO母公司施压,要求其实现盈利,缩减非核心业务便是其中的手段之一。

其实,软银一直以来都是OYO坚定的支持者,OYO不但被软银列为愿景基金投资的标杆案例之一,孙正义还在2018年的软银股东大会上盛赞OYO是一种新的酒店管理模式。2015年来软银已经领投了OYO的四轮融资,目前已持有OYO约 46%的股权。

一年前, OYO宣布与Z控股公司(前身是雅虎日本)联手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OYO Life”,正式进军日本市场。“OYO Life”主要针对日本公寓租赁业务,目标是为100万套公寓提供租赁服务,通过简化出租公寓的方式来吸引日本千禧一代。尤其是日本因为即将举办2020年奥运会,一度被OYO视为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答案:我要形成用户生产机制,并沉淀在我的产品中,提升用户的迁移成本。

1)微信发现抖音用户在使用手机号登录的情况下会显示多个「可能认识的人」,其昵称和头像均为该用户的微信好友;

获客:社交平台的获客,是借助用户的社交关系来获客。

这一幕不仅在中国上演,OYO起家的印度市场也正在裁员和缩减业务。同时,持有OYO约46%股权的大股东软银的大本营日本,OYO在该地区的公寓业务本该估值达7700万美元的股权,竟然被3美元名义价格交易,更是令人大跌眼镜,

但实际上,裁员幅度比想象中更加猛烈。有OYO中国员工在脉脉爆料,员工从12000+已经直接裁到了2000+。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 童朝晖:从策略上要转变,那就是要积极救治,就是关口前移,通俗一点就是往前赶。那么怎么关口前移?我们就提出来了标准,有一些可操作的参数。

2月2日:如何降低危重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死率?

留存:社交平台的留存,是借助用户的社交关系来留存。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 童朝晖:我能参加这一次疫情的救治工作,能让很多的患者得到救治,得到存活,我们觉得挺大的安慰,其实我觉得这就够了,做了我该做的。 (总台央视记者 叶奂 聂继承 许盼盼)

腾讯微信,从社交工具起家,通过便捷好用的社交通讯功能来完成第一次用户增长和积累,中期又通过“摇一摇”和“附近的人”来进一步挖掘用户物理世界的社交关系并迁移到线上,完成第二次用户增长和积累。但仅凭这两点要成为巨头还远远不够,所以不可避免的要把触手伸到内容领域,这就是我们都熟悉的朋友圈和公众号。

作为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童朝晖每天要巡诊两到三家医院的重症病房。指导重症患者救治时,他强调最多的就是细节。

3. 为何大佬们要关注社交链呢?因为这是社交平台的商业价值 

但为什么是字节跳动?一个做内容分发的为什么也要用户的社交关系?

为了重获投资方信任,孙正义预计到2019年Q4,愿景基金的表现会比2019年Q3要好很多。他表示,Uber在2019年Q3已经成功实现了盈利,而目前造成主要亏损的WeWork ,预计会在2021年成功实现盈利。

刚到武汉时,童朝晖用了两天时间,把当时定点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三家医院的收治情况摸查了一遍,并做了详细的查房笔记,总结新冠肺炎的发病特征。在摸清了当时的患者情况之后,童朝晖与专家组的其他成员,向中央指导组提出建议,从全国抽调重症医务人员对口支援湖北。目前,湖北已汇集了1.9万多名重症专业医务人员。

早在去年6月,就有消息称OYO正在和软银进行新一轮融资的谈判,但至今OYO也没有等来软银的救命钱。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 童朝晖:因为这也是我们制度的优越性,而且这种优势不仅仅体现在这一次,包括国家其他的很多事,地震、火灾等等,都体现了我们这种集中调配的能力,统一指挥协调的体制优越性。

3)所以问题的焦点是:是否是因为飞书拉取了用户的微信社交链,所以被微信禁呢?

4. 可为什么是社交链呢? 

如今,OYO想要再靠软银输血续命显然已经不现实,唯有打好手中剩下的牌真正实现盈利,才有可能重获资本青睐,避免变成为下一个WeWork。

活跃:社交平台的活跃,是借助用户的社交关系来促活。

但是,靠烧钱抢市场路子起家的OYO,盈利谈何容易?

答案:我要形成用户关系链,并沉淀在我的产品中,提升用户的迁移成本。

但是OYO与Z控股公司的合作关系甚至都没有维持一年,Z控股公司以企业投诉不断为借口,已经将其持有的股份又卖回给了OYO。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不仅是日本, OYO在包括美国、中国甚至是印度本土都遭遇了大量投诉。

2月7日:如何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营养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Z控股公司是软银的附属公司,而同时软银也是OYO的大股东。因此在这笔交易中,本该估值达7700万美元的股权交易价格仅为3美元。一份内部文件估计,到今年年底,OYO Life已入住客房数量将从目前的4200间减少75%,同时也会影响到OYO Life一半的员工。

上个月,OYO酒店集团公布了的最新的财报信息显示,OYO 2019年度亏损高达3.35亿美元,比上年度扩大6倍。其中OYO中国区亏损1.97亿美元,占全球亏损的64%,成为OYO酒店集团亏损的重灾区。

营收:社交平台的营收,是借助用户的社交关系来创收。

2019年6月OYO推出2.0模式,或许是亏损的重要原因。2019年6月,OYO酒店推出2.0模式,即与单体酒店签订保底收入协议,由OYO酒店控制价格,将酒店的预订和管理纳入OYO酒店的系统,OYO酒店和单体小酒店方面协商好保底收入,每个月将保底收入打入酒店业主的账户。超过保底的部分,则OYO酒店与酒店业主进行分成。

童朝晖和专家们还提出,将关口前移推进到轻症治疗中,阻止轻症转为重症,及早发现,及早治疗,提高治愈率。 经过积极救治和所有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在不断减少,很多重症患者都在逐步恢复中。

#No.93 裂变,裂变的是啥? 千万不要浪费每一个裂变拉来的新用户, 新用户的流失, 也有可能顺手带走你的老用户。 社交关系链既能帮你获客, 社交关系链亦能使你流失。 社交关系链蕴含的海量用户池, 池中之水既能载舟,亦能覆舟。 所以,裂变的不是用户, 而是用户的社交关系链, 要想方设法的服务好用户的社交关系链, 而不是服务好用户。

17年前,童朝晖在北京临危受命,担任SARS病房主任,收治近百例非典患者,无一例死亡。17年后的今天,他再次请缨来到疫情一线,他说自己是一名老兵,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

不仅是中国,在OYO起家的印度市场,目前裁员人数也已经达1800人以上。不仅如此,根据外媒获取的OYO现任和前任员工的内部数据,仅在印度OYO自去年10月以来就减少了65000多间客房,这一数量大约为OYO客房的四分之一。有报道称,OYO甚至已经停止了在印度200多个小城市出售客房。

童朝晖是湖北黄冈人,父母就住在离武汉两个小时路程的黄冈蕲春县,而来武汉的这50多天,童朝晖多次前往黄冈指导救治却没进过一次家门。母亲发来微信说:“你听从党的召唤,从北京来到武汉。我们为你感到骄傲,你要好好保护自己,才能好好保护别人。我们二老在家不出门,不串门,你不必担心,就是守望你早日归来。”

3月4日晚间,据国外媒体报道,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5000人,其中中国市场约占3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