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七成人感染后疫情才纾缓病毒学专家可能性有但很小

香港七成人感染后疫情才纾缓病毒学专家可能性有但很小

(抗击新冠肺炎)香港七成人感染后疫情才纾缓?病毒学专家:可能性有,但很小

中新社香港3月9日电 (记者 韩星童)3月9日,香港特区政府抗疫专家顾问团成员袁国勇预料,新冠肺炎疫情直至香港七成人受感染产生抗体后,才会纾缓。同日,香港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系教授金冬雁对中新社记者表示,这一推测属疫情自然发生的最坏可能。他同时提到,尽管人类冠状病毒存在毒性逐代递减规律,但新冠病毒变异率低,令递减缓慢。

这一情况下,金冬雁提出两点建议或可将疫情威胁性降低至流感水平,首先加快研究疫苗,从源头消灭病毒;其次是透过研发抗病毒药物,尽量将危重患者“找出来、救回来”,从而将新冠肺炎致死率由现时的1.4%降至0.5%左右,接近流感水平。

就人类冠状病毒一般规律而言,金冬雁指出,病毒经连续人传人,传染性增强的同时,毒性会随之减弱,他以SARS(非典)及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为例,“起初从第二代传染第三代,一人约感染4至6人,到第三代传染第四代,一人只会感染1至2人。”不过,相较之下,新冠病毒变异率很低,“比SARS病毒低几十倍至一百倍”,金冬雁说,这就导致病毒毒性衰减速度缓慢,甚至不怎么衰减。

辛梅花也说,等回到学校后,会从头开始给学生讲一遍课。

上不了新课,老师安排了在家复习和预习的任务,也布置作业,学生完成后由家长拍照上传到班级的微信群里。

“后来通知这个学生到学校领了新学期的书,可以自己在家读读语文课文,预习一下数学。对于线上交作业,我们不能做硬性的要求。”辛梅花说。

需要做讲解的时候,李茂忠用腾讯会议平台远程授课,为了防止有人不认真听,他会经常点名让学生回答问题。“没有反馈我就知道你是在干别的了,所以一般上我的课,学生们不敢不听。”

赵曙光说,毕竟在农村,师资、技术水平都比较有限,条件不太具备,所以学校尽量让学生使用上级教育部门推荐的网络资源上新课,老师们则主要起引导、组织的作用。

但到3月10日,有个学生的作业连续几天没交,家长也突然在微信群里“消失”了。班主任好不容易联系上这位家长后,得知他复工离开了家,家里只剩下老人,没有智能手机。

他曾是一位信息技术老师,几年前学校做信息技术课程研究,在几个班购买了平板电脑设备,搭建起“智能教室”。课题结束后,资源留了下来,有了设备支持,李茂忠早早就开始借助网络教学资源,也在网络平台上布置练习,学生用平板电脑作答,如果出错,平台会再出类似的题,让学生有针对性地反复练,老师在后台可以直接看到答题情况统计。

新的作业方式也让孩子们感觉到新鲜,有的孩子在父母的手机镜头前背诵课文,变得很有表现欲。辛梅花以前没有见过学生的这一面,她说,以后在假期里,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会继续尝试这样的作业方式。

她所在的小学覆盖了16个村,学生以寄宿为主。“好多家长都外出打工了,这里孩子的学习主要靠老师,包括晚上两节50分钟的晚自习都是老师在辅导作业。孩子们周末回家,爷爷奶奶们一般也只能帮忙洗洗衣服。”辛梅花说。

“各位邻居们,大家好!今天彩城团第四次蔬菜,菜品品种有:菜薹、西红柿、莴苣、小白菜,明天下午4点送到!请开始接龙。”2月16日下午3点,武汉市武昌区世纪彩城小区的业主李洋君开始在业主群里征集蔬菜团购名单。很快,群里面100多个邻居接龙。李洋君将大家的需求一一记录下来。团购每四天一次,菜品和菜量基本能满足一个家庭三至四天的需求。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9年6月,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8.47亿,网民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达99.1%。

缺乏教室环境的约束,如何让学生对着手机小屏幕不产生厌倦情绪,成为老师们费尽心思解决的问题。

后来,辛梅花发现了微信里的“每日交作业”小程序,一步一步教会家长怎样在里面上传作业,负担才减轻了一些。

批发的菜到了还需要分发。15日晚,李洋君在“蔬菜群”里发出英雄帖: “现为小区招聘志愿者若干,任务:服务小区邻居,送菜、送米、送油、送药。报酬:邻居们的认可和掌声。”不到一天时间就有30名业主报名。

“家庭陪伴和家庭教育缺失,这在农村是特别大的问题。”辛梅花说。

一场疫情之下,中国的教育仿佛一夜之间进入网络授课时代。对于城市里的很多孩子而言,网课并非新鲜事,但在这场需要设备、技术、师资等支持的变革中,农村的孩子们准备好了吗?

所幸,通过使用现成的网络课程资源自学,线上布置作业和组织考试等方式,农村学校各显神通,不同程度地支撑起了“停课不停学”。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已在全球扩散,即使采用围堵策略,病毒也不会完全消失,加之目前无疫苗,且香港没有疫苗制造产业,因而他预料直至七成人受感染后获免疫抗体,病例数目才会很少,疫情才会逐渐纾缓。

网课开课前,任固一中组织了一个调查,了解学生能否达到上网课的条件。结果有7名学生有困难,有的家里没有手机,有的只有非智能手机,有的没开通流量。学校专门开了一个校长办公会,研究解决这7名学生的问题。方案很快就出来了:党员领导拿出家里不用的手机,送给学生;一位副校长捐了50块钱,帮一个学生开通了网络流量。

“在病毒面前,免疫力太重要了。”余雪笑着说。她以前经常加班,长时间坐着也不锻炼,患上腰间盘突出和低血压。去年6月,她报名参加瑜伽课。学会大部分动作后,她就在家里练习,一直坚持到现在。“坚持锻炼,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好了很多,腰也好了,低血压也消失了,身体力量也大了很多,还练出了马甲线。” 余雪自豪地说。

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册亨县者楼中学初三数学老师李茂忠显得更驾轻就熟,几个月后,他的学生们即将迎来中考,为了赶上备考进度,李茂忠最近在线上带着学生学完了最后的三角函数与三视图课程。

17日下午,蔬菜准时送到小区门口,李洋君带着志愿者们将蔬菜按照楼栋分配好,搬运到各个单元楼下,“3楼陈姐你的菜到了,请5分钟后下来领取。5楼蒋先生请做好准备,下一位到你。”志愿者在各自负责的楼栋微信群里叫号,一户拿完回家之后另一户再下楼领取,最大限度避免接触感染。“谢谢李姐!”……看到“蔬菜群”里不住的道谢,忙碌的李洋君露出了笑容。

志愿服务,心中有力量

坚持锻炼,提高免疫力

赵曙光向记者介绍,学校和老师想了各种办法,每天下午安排一个小时的体育课时间;组织线上联欢,学生以家庭为单位录制文艺节目,发到班级微信群里;三八节组织家长感恩活动;老师们打印或手抄考卷,拍照发给学生,并事先让他们准备好白纸,按照模板制作好答题卡,收到考卷后只用写下答案,再发给老师批改、打分。

对于农村学校而言,在这个特殊时期加速“上网”,老师和学生得到了全新教学方式的演练,这有望成为农村教育信息化加快发展的契机。

张罗团购,邻里更和谐

“最近看到家乡广东的医疗队星夜援驰武汉,心里充满了力量。” 洪意婷信心满满地说。

辛梅花的班里有56名学生,一开始,大家把各科作业都发到微信群里。“虽然提前说了哪个时间段交什么作业,但有的家长不听,交上来就不错了,不能强求他们严格遵守时间,我每天都要翻找属于我的语文作业,然后截屏、批改、反馈。一整天都在拿着手机,头都大了,特别累。”辛梅花说。

家长的参与和老师的反馈形成正向激励,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动力,辛梅花感觉到,最近两个星期,一些学习不太好的学生都变得积极了。

“毛豆,今天有没有很乖?”

关于特殊时期的网络学习效果,辛梅花从另一个角度发现了“意外收获”。

赵曙光是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任固一中校长,这是一所有着2000名学生的乡镇中学。寒假期间,学校讨论怎样上网课。教育部曾再三强调:严格禁止普遍要求教师直播上课或录课。但在农村地区,这几乎是一条无需强调的禁令。

洪意婷是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的一名研究生,原本买了寒假返回广东老家的火车票,但后来一个人留在宿舍过年。

“马甲线你好啊!再不上班,我就变成健身教练了。”做完瑜伽不久,家住江夏区的“90后”白领余雪自拍了一张锻炼的照片,在朋友圈打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余雪不用去上班,有了充裕时间,每天做一个多小时瑜伽和普拉提。

刚过而立之年的张向北在一家银行做客户经理。“每周一到周五都会提前安排出工作时间,线上解决客户需求,其他时间基本都用来陪伴儿子,给他做饭、陪他玩耍、哄他睡觉。”张向北说,虽然每天忙得像打仗,但能有这样一段美好的时光陪伴儿子成长,他觉得挺幸福。“经历了这段困难时期,我对家庭有了更深的理解,要珍惜陪伴孩子的时光,也要给坚守在一线的妻子加油打气。疫情总会过去,我们都要努力生活!”

一周前,就职于湖北机场集团的妻子“下沉”到江岸区桃源社区协助做疫情防控工作,妻子住进了单位宿舍,张向北带着儿子搬去了父母家。

尽管有些仓促,也不乏缺憾,但老师们发现,网络的确为教学打开了新的空间。赵曙光说,“感觉这一次的疫情,逼迫我们做线上教学,对学校来说是一个挑战,但也有机遇。在教育信息化方面,老师和学生都得到了演练,无论是观念还是实际操作。平时我们就跟很多机构有业务上的联系,以后教育信息化应该会发展得更快。”

“学生学得枯燥了,希望尽量对他们进行激励、调节。确实我们从一开始到现在,真的是惴惴不安。在家里学习的效果怎么样?心里没底。”赵曙光说。

在她的班级,目前仅有这一个特例。

但被点到的学生,因为手机状况或网络信号不好,难免会出现卡顿现象。册亨县是贵州14个深度贫困县之一,李茂忠介绍,经济条件确实比较落后,从交作业的情况来看,班里有48名学生,一般有30多人能交上作业。有一些学生不准备参加中考了。

“好友看到我在朋友圈里打卡,都私信问我如何做瑜伽。”余雪说,她就时不时通过图文和短视频教他们一些简单的动作,“带着大家一起提高免疫力。”

洪意婷负责统筹8名志愿者,给10个孩子上课,小学到初中的孩子都有。她第一次上课,本来定在2月13日晚上7点。洪意婷早早准备好教案,还增加了小实验。到了下午5点,学生家长突然来电,因为医院的紧急工作,家中没有人可以陪着孩子线上上课,希望可以把课程延后一些。“通过接触,我真切感受到了防疫一线医护人员的辛劳和付出。”洪意婷说。根据孩子家庭情况,她不断调整教案,每天的教学越来越得心应手。

宅在家,如何过得健康又有意义?记者采访了四名普通武汉市民。

“以前我在学校就在用洋葱学院(一款在线智能教育平台),每一个知识点有几分钟的视频,把主要内容讲得很透彻。现在我让学生在手机上安装了APP,跟在教室里上课的差别不太大。” 李茂忠说。

对此,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日前也表示,未来香港或将新冠肺炎视作“严重流感”处理。那新冠病毒毒性逐代递减至何时,才能达到流感程度?金冬雁认为时长难以预计,至少短期内见不到毒性下降,甚至到今年夏季无明显下降趋势也有可能。

日前,香港医院管理局通过香港在1月30日至2月26日的确诊病例,运用数学模型作出推算,在2月13日前的新冠肺炎病毒传播率为“一病人传2.3至2.68人”;在2月13日至26日,传播率已下降至“一病人传一人”。

洋葱学院市场品牌副总裁王斌接触过大量农村学校和老师,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实很多农村地区的教室已经具备了硬件条件,要实现教育信息化,关键是老师要改变观念,愿意尝试新的教学方式,而疫情恰好创造了这样一个机会。

“坚持在家不出门,我为防疫做贡献。”朋友圈里,武汉市民这样相互鼓励。

这段时间,大家封闭在小区里不能出门,单家独户网上购菜又很难达到网购送菜的规模。“不如联合邻居们一起团购。”原来在某化妆品公司做销售的李洋君说。她在网上联系了多家蔬菜供应商,货比三家之后,最终确定了一家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他家的菜新鲜,价格也很公道。”李洋君说。

对于这一观点,香港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系教授金冬雁作进一步解释:“这是一种群体免疫,即等到相当一部分人有免疫力,传播就会减慢或停止”,但他认为这属于无人为干预或干预失败的前提下,疫情自然发生的最坏可能,“这种可能是有,但可能性很小,疫情在香港不一定会大规模流行,即使大规模流行,也不至于达到七成人受感染。”

16日晚,张向北抱着儿子跟忙了一天的妻子视频,刚满1岁零四个月的儿子不太会说话,却咿咿呀呀唤着妈妈。

1月25日,学院的微信群,发出了“征集志愿者给防疫一线工作者的子女开展一对一线上助学”的征集通知。她毫不犹豫地报名了。“孩子家长在防疫一线救死扶伤,保护我们,我们应该帮他们解决后顾之忧!”征集令很快就在学院里热了起来,这个以“教研之家研究生党员爱心助学团队”为名的微信群,一下子吸引了214个群成员。

眼下新冠肺炎疫情在境外多国扩大蔓延,香港作为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香港卫生署坚持采取围堵策略,拖延病毒扩散。“香港人口密集,病毒尤其在家庭和社区内传播力强”,在金冬雁看来,这一方法务实可取,且从香港实际情况出发,为疫苗研究和病毒毒性逐代递减赢得时间。(完)

陪伴孩子,再忙也幸福

经过了一个多月,老师和学生最初对于新的上课方式的陌生感在逐渐消失,但赵曙光承认,上课效果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尤其是对于自制力较差的孩子而言。

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瞿昙镇磨台中心学校也应要求对学生家里的网课设备情况做了统计,学校二年级语文老师辛梅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电脑几乎没有,家长一般有手机,但不一定有无线网络,基本不具备上网课的条件。

早早就拥抱了教育信息化的李茂忠,他带的一个班的数学成绩,在一次考试中从年级倒数第一冲到了普通班第一名。但李茂忠同时也表示,并不是使用了信息化手段就一定能提高学生成绩,他们的基础、班级的氛围、任课老师的稳定性等还是关键的影响因素。

但一些农村家庭的电脑和宽带网络普及率并不高,上网基本靠手机流量。青海一位老师介绍,“有的家长只在给孩子线上交作业的时候才会打开手机流量,平时是关着的。”这使得对网速要求较高、耗费流量大的直播或录播课程学习几乎难以实现。

受疫情影响,有的家长被困在家中,有的选择在离家较近的地方工作,有的考虑到孩子年龄比较小,还没开学,暂时主动留在了家里。家长们有了难得的机会陪伴孩子学习,每天监督孩子做作业,帮他们录制读课文、背诵乘法口诀表的音视频,上传作业,接收老师的批改结果。

“虽然平时也帮着一起带娃,但这次得从配角变身主角了。”张向北这回必须变身“超级奶爸”。换尿布、一日三餐、日常护理,张向北都从头学起。“我现在20秒内就能换好尿布,就连最难的哄娃睡觉,也摸清了套路!”

“一块屏幕”带来的机遇

2月10日,农历正月十七,早上6点半,赵曙光就发了一条朋友圈:开工了,孩子们,早读开始。